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tobegreen | 31-Aug-06, 07:50 | , | (663 Reads)

深夜播放的聖鬥士星矢、扭得好踢得鬼馬的足球小將、和兄弟姊妹玩卡通片 cosplay (唔係近年先 hit 架,只是當時冇咁講究,一張床單披上身就可以係 heman)、對媽媽是否身懷透視能力的疑惑、總是臣服在媽媽權威下的爸爸、兄弟姊姊間因愛好不同而起的空間 / 電視爭奪戰、因年少無知而對疾病死亡的誤斷、對老人家的嫌棄...我相信這是不但只是作者阿拔及我這個讀者,同時亦是好多已經長大成人的你們的童年回憶。

在這本圖文書內,作者將他的童年分成不同的篇章,記述他和弟弟間的「恩怨情仇」,一家人的「歡樂今宵」、兩兄弟的「體育活動」、父母在他心目中的「巨人」形象、求醫趣事、對一家人一同看電影演唱會的愐懷,以及父母祖母留給自己的回憶。當中事情有苦有樂,簡單的句子及圖畫,流露出很真摰的感情,看得出作者以擁有他的家人為榮,亦以生活在香港這個載著他的回憶的小城為樂。

我不知道作者出這本書,是否只為送一份禮物 / 傳遞一份心意比他在遠方即將結婚的弟弟。不過,看下去,除了分享自己的童年,等讀者產生共鳴的時候,又回憶一下自己童年之外,似乎亦從中想我們珍惜現在。 (我的愚見 :p)

我想,書最後一章的那一道牆,不單止是作者舊居旁的小石牆,或者 <<傾赤之戀>> 內那一道屹立的牆,而是小孩子大長大以後,跟父母、跟老一輩,越來越厚的那一道牆。

我們長大之後,進入社會工作,見過少少世面,都自以為有毛有翼識飛了,對父母越來越不耐煩,將他們的勸勉提示當作老土的思想、視他們的關心詢問為嚕蘇、以為他們的不放心是仍視自己是不懂事的小孩。於是,他們的心意,我們總是以敷衍回應。

我們因為偏見,越來越不想去了解父母,亦以為父母越來越不了解自己,其實只是我們建了一道牆將自己和父母隔開了。試想一下,其實父母都想盡辦法讓我們知道他們多些,但每一次當他們說著自己的工作、閒聊電視劇情,或者分享一些觀點的時候,我們是不是經常表現出愛理不理,覺得他們說的只是無關痛癢可以不理的事,然後隨便找個藉口結束話題。

(註﹕我近來「煲」完的「女皇的教室」,裡面都有提及過類似的東西,套劇真的值得一看!)

 (閱讀全文)

tobegreen | 30-Aug-06, 12:21 | | (214 Reads)

我好奈之前曾經提出過一個發現,就是當好得閒的時間就真係會好得閒,得閒到將工作效率降低十倍都仲有時間剩;不過,如果忙的時候,工作就真的會接二連三,好似連食飯時間都唔比你。(之但是,因為我個人不嬲都滋滋悠悠,就算好忙都唔係幾睇得出,而且好識娛樂於工作,所以而家我會響度打緊呢篇野 ^_^)

已經唔止兩三次有呢個情況出現,例如近日﹕公司兩間新店開張、澳門的 supervisor 請大假,要過去做人肉佈景板、大客仔加價、老細的新客好似就開波、鋪頭的同事要改更制等等……

真係唔知做得邊樣,又怕做漏做錯 (猶其係新鋪 d 野,事關可唔可以順利開張架嘛,我又好多野都係第一次試做……唉,老細又好似唔擔心懶放心咁,仲走左去旅行…有時真係服左佢),好彩我個人不嬲都幾受幸運之神眷顧,有咩鑊最後都可以解決到。 (但係,當然唔可以成日都抱住呢個心態,就求求其其)

真係希望經我手既野都可以順順利利。

唔知我十月可唔可以放番兩三日大假呢?就算體力上唔休息,精神上都要架嘛!


tobegreen | 29-Aug-06, 14:16 | | (266 Reads)

當初用 GMAIL 唔係因為佢容量大 (雖然真係大到可以好長時間唔 DELETE EMAIL,對懶人好方便,不過,見到 d 垃圾電郵,我對眼就唔舒服,所以一樣要出手。),而是貪佢可以將同一組 email 回覆 group 埋一齊,方便一次過睇晒 d reply,唔使出出入入。

之但係,後來我發現,屬同一標題的回覆有時仍然係會分開,有時同一個回覆仲會出現兩次。加上我 d email 多數都係同朋友討論聚會活動,每次都至少有十個人參與討論,真係亂到呀,有時我都唔知有沒睇晒 d reply....

Picture

你睇 d "回覆" 多到呀?!都睇唔到回覆緊 d 咩?!

 

又,

原來用唔係我屋企既電腦上載照片係咁快、咁順利既,我屋企部腦真係要好好檢討下!


tobegreen | 29-Aug-06, 11:51 | | (222 Reads)

哎呀,琴日明明 post 左一篇哭訴近日工作辛酸既文格?做乜唔見左架?!仲枉我在百忙中偷雞上網...

唔通我做到矇左,產生幻覺?!


tobegreen | 22-Aug-06, 22:53 | | (240 Reads)

公司即將有新鋪開張,近日忙於籌備,都是一些好濕碎,但又缺一不可的事 (例如﹕申請電話線、再印卡片、買陳列架等等)。其實又唔可以話忙左好多,不過就做多左好多一項我平時最討厭的事,就是打電話比人,仲要係三九唔識七既人。

可能你會覺得打電話只是好簡單又平常的事,不過,我就係討厭。唔好話陌生人,有時就算打比朋友,我都會好猶豫,如果不得不打的話,必定會長話短說,速戰速決。

我並唔係一個善於用語言表達自己的人,講野之前好多時我都要深思熟慮一番。而且說話講左出口就收唔返,講錯了就算之後更正,始終都係改變唔到句野已經比人聽到既事實。面對面,都尚且可以透過肢體語言及面部表情,去幫助了解別人或者表達自己說話裡頭的意思 (有時說話的語氣、聲線、態度都信唔過),在電話裡頭,只是一把聲一段說話,實在多好多誤解的機會。(我都有唔少由電話而起的不愉快經歷)

如果,可以揀,我會 send email。不過,事頭婆話齋﹕電腦信唔過。send 完 email 又係要跟手一通電話。

唉,你收唔收到呀?


tobegreen | 22-Aug-06, 22:28 | | (361 Reads)

山席人物﹕雲妮 & $$ + 我

地點﹕中環 NOHO CAFE

呢日去左一間聽聞左好奈,以「床」作主題的餐廳。我似乎對呢間餐廳有好大的誤解,首先我原以為它是一間樓上 cafe,去到先發現是一間地鋪;再來,我以為它既以「床」為題,應該就是以床代椅在床上用餐,而且內裡應有唔同特色種類的食飯「床」任君選擇,原來除了 vip 房以外,在床上用餐是要開口 order 的,而且 d 床得一個樣,看來是我想像力太豐富了。

不過,那裡的床都幾寬敞,坐得又舒服,食物亦唔錯。我地仲玩左「朱古力版大富翁」,唔好以為佢係朱古力版就會比較溫和,有 d 懲罰都幾陰毒架,例如抽中某張機會牌,就可以要求某個玩家答一條關於朱古力的問題,答錯要罰錢;又有一張牌可以強制某個玩家去某個指定位置。如果大家鍾意食朱古力,都不妨去呢間 cafe 玩下呢副特別的大富翁,過下癮之餘,又可以知多 d 關於朱古力的知識。講開又講,你知唔知響美國邊個節日食得最多朱古力呢?哈哈,我就知呢!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tobegreen | 19-Aug-06, 11:22 | | (217 Reads)

其實,我真係好少討厭人,或者嬲一個人,太浪費感情啦。

那一種被人出賣 / 背叛的感覺真的好難受,我以為會被日子沖淡,不過在一年後的今日再回想,仍然是那麼難受。

對我來說,同事跟朋友是有分別的。如果我當你是同事,我絕對不會抱住泄漏公司決定的不安向你告密。我是以一個朋友的立場,事先通知你,我只是希望在事情發生的時候,你能夠有心理準備,未至於太突然及難過。並不是比時間同機會你在事前準備反擊,但是你真的做了。

我真的好幼稚,竟然去相信你。我從來都冇試過因為一個人咁傷心同失望 (就算是我細佬的事,我都是傷心咋),仲破例喊住打電話向人訴苦。今時今日,你仲有面打電話比我,你唔會以為我仲將你當成朋友?!

在做之前,唔先考慮一下別人的心情,呢種咁自私的人,我最討厭。


tobegreen | 10-Aug-06, 00:39 | | (237 Reads)

如果一段關係剩低的只有「互相折磨」,我想不到還有甚麼延續的理由?

是「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」?

還是作為旁觀者的我,不明白當局者「放不低」的心情?


tobegreen | 05-Aug-06, 23:58 | | (507 Reads)

因為不想浪費時間,我訂了 4 月 13 日凌晨機機位 (我的假期亦是由 13 日開始),希望盡早跟兩位團友會合。

那晚爸爸媽媽都有陪我到機場 (見笑了,雖然我已經好大個人,不過,兒女在父母眼中永遠都會是令人擔心的小朋友,而我這個冒失鬼又的確較令人擔心,所以為了減一分父母們擔心,就讓他們「帶」我到機場),跟他們閒逛了一會機場的商店,看一下會否發現一些缺漏用品,我就著他們回家。然後,就展開了一個人十四小時的「出發」旅程。

入閘之後,尚需等候個多小時才可以登機,不算難過 (一想到,一陣響機仲要一個人在那個狹小的空間過十多小時,當然不可以覺得這個多小時難過!)。在偌大的候機「室」到處走動、買東西喝、逛逛書店 (有書店真好,可以花掉好多時間,我還買了一本雜誌,連機上的時間都可以幫忙花掉一點)、坐下觀察下其他乘客 (乘客真的不多,淡季吧!大部分都是外籍人士,而且是像我這樣的單身客,年輕人不多,當然亦沒有金髮碧眼的美男子。多數乘客都在休息,不像我般「活躍」)。這個時候,我的心情都未算雀躍,可能是因為有一點兒擔心抵步的會合問題了。

sky during flight

 (閱讀全文)

tobegreen | 02-Aug-06, 22:34 | | (184 Reads)

在外漂泊多日,

幾時先可以返大本營呀?

一日都好呀!

 (閱讀全文)